什么是互联网江湖2019年的关键词?

作者:远川科技评论全员

来源:远川科技评论

2019年的互联网,充满着突破与防守、新高与冰点、上市与倒闭、幸运与悲惨。我们选取了九家公司,分别坐落在“老巨头”、“旧储君”、“新势力”的九宫格里,我们通过梳理这些公司过去一年的行为,来探寻互联网的趋势、公司的未来。

Part.1 去年干嘛了

百度--议题能力

2019年,是百度先高开低走,再闷头变革的一年。

2月4日,百度在拍下的春晚独家红包活动上,发出了9亿现金红包,实现了互动208亿次,带着百度APP的活跃用户数从1.6亿,一举增长到3亿。

用户不仅要下载“全家桶”,而且最后要通过百度钱包“度小满”绑定银行卡之后才能提现。

百度希望一次流量,多次利用。

但是,没有使用场景的“度小满”很快就引起了用户不满。第一个季度结束后,百度流量不增反减。而加之字节跳动对广告业务不断侵蚀,于是,在2019年5月份,百度也迎来了上市后首个亏损年报。股价也两天跌去了25%。

业绩、股价崩塌、业务的受阻,引发了百度公司内的组织地震。最直观的现象就是,在百度任职14年的集团高级副总裁向海龙,在财报公布当日离职。

而据媒体称,在7月百度的总监会上,HR部门负责人讲话主题就是“提升组织能力,开始新的长征”。

组织的变动,也推动着百度内容建设有了进展。

8月12日,百度和快手联合投资知乎4.34亿美金,一周后,知乎又入股科普网站果壳,获得9.38%的股份。而七猫小说、凯叔讲故事等媒体也相继获得百度投资。在视频内容上,百度的好看小视频也开始发力,拿到了3%的市场份额。

一系列的变化,虽然都预示着百度会有好转,但其股价却依旧低迷。

而这背后原因,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:百度的“议题能力”依旧低迷,尤其在C端领域。

前几年的负面新闻,让百度在公共空间的形象大大受损。最终结果就是,无论做什么说什么,都被前几年的负面所遮蔽。而这个现象对公司是不利的,不仅会导致业务开展难度大,也会令优秀人才的荣誉感受损。而人才,才是最关键的问题。

因此,2019年的百度,也许已经开始意识到、也体验到“议题能力缺失”的后果。

腾讯--进化中继

2019年的腾讯,依然是去年“930组织架构调整”的延续。

在业务方面,腾讯接连推出了“朋友”等多款社交app;而11月也发布了信息流内容服务品牌---腾讯看点,整合了快报、QQ看点、浏览器等内容,并推出了看点快报、看点视频等独立app。

12月,企业微信也进行了升级,推出协同工具等功能。而微信方面,也预告进行短内容尝试。

腾讯业务不断创新、尝试的背后,是组织结构的调整支撑。

2019年1月,腾讯搭建了技术委员会,各大事业群的技术负责人均进入了决策圈。并设立了“开源协同”和“自研上云”两大项目组。

9月任宇昕接受媒体采访,详细介绍了PCG(平台与内容事业群)正在推行的高管合伙人制度。而在11月,腾讯成立21周年之际,腾讯确立了“用户为本科技向善”的愿景使命。

腾讯在组织架构层面的调整,会让人联想到2012年。那一次次组织架构调整,成立了“开放委员会”,各大BU被整合为了一股强大的力量,推动了公司业务的发展。

技术委员会这种“中央级”管理机构的诞生,很容易让人联想到,在腾讯。那一次,腾讯相对独立的各大BU被很好的整合成为一股强大的力量。

而这一次变革会带个腾讯什么结果?依然值得期待。而对腾讯的2019年做个总结的话,可能是“进化中继”

阿里--中台奇迹

2019年的阿里巴巴,是“技术释放”的一年。

硬件方面:7月,首颗芯片玄铁发布,9月,含光芯片亮相云栖大会。10月份,蚂蚁金服则宣布自研数据库打破甲骨文保持九年的世界记录。

软件方面:1月11号,阿里发布商业操作系统,将系统帮助零售业重构商业运营的11大要素。

物流方面:3月入股申通,11月增资菜鸟。仅双11当天,通过菜鸟运送的订单量就达到了13亿件。

云服务方面:阿里云的领导者王坚,获得院士称号。而阿里云在2019也收入达到247亿,五年增长了近20倍。

业务线上的技术输出,是阿里对“数字经济”赋能的大愿景。而在11月阿里在港股上市时,也直言,募资将主要用于助力企业实现数字化升级。

阿里的数字操作系统,汇聚了过去20年阿里经济体内部多元化的经验和技术。而之所以阿里能够做到这一点,答案可能在阿里另一件大事中寻找:

交接班。

9月10日,马云卸任。

“新六脉神剑”成为企业价值观,而合伙人制度也扩展为“合伙人+委员会”结构,80后在阿里管理层中的重要性也不断提高。

阿里的业务扩展和组织传承交织在公司的发展中,而如果用一个词语来总结,可能依然是一个大家都知晓却又并不完全知晓的:中台奇迹

滴滴--补课

滴滴的2019年,在大众眼中看来,业务怎么做都是错。

11月6日,滴滴顺风车在历经一年多关闭调整后,终于重启。滴滴可谓是诚意满满,据称采取了30万条用户建议,历经18个版本、330项功能优化。

而且为了保护女性,减少夜晚出事儿概率,特意把为女性用户提供服务的时间从普通用户的夜晚十一点,提前到了夜晚八点。

结果,这个男女有别的特殊对待,立刻遭到了批评。甚至有人说这个做法,就是解决不了问题,就解决提出问题的人。

迫于压力,滴滴调整新规,将运营时段统一为朝五晚八。结果,又被舆论指责“一刀切懒政”。

舆论的压力,让滴滴也觉得很委屈。早在7月份的媒体开放日上,柳青就说“复盘的时候很多同学都在哭”、“她与程维办公室里抱头痛哭”。

而这些压力,也迫使滴滴开始调整公关形象,由喜欢讲“血海狼窝”的程维,向更加柔和的柳青转换。

在2011-2018年期间,柳青的微博一共才30多条。但从2019年3月起,更新频率就达到了几乎一天一条消息。而在这些微博消息中,“安全”被柳青提及了四十多次。

滴滴也确实在变得“柔和”。

2018年滴滴高管穿拖鞋去慰问的形象,被大家抨击。而到了2019年,滴滴道歉的姿态显著提升。3月滴滴司机遇害,程维立刻道歉;山西网约车老板自杀,滴滴高管飞赴现场,第一时间道歉。

柳青曾说他们在做一款最难的顺风车

而事实上也确实如此。

比如,应急管理部信息研究院的报告显示,2018年巡游出租车交通事故亿公里死亡率为0.36,滴滴也差不多。但在2019年上半年,滴滴的亿公里死亡率就降到了0.26,,比出租车低近20%多。

既然滴滴更安全,但为什么舆论对“安全”的指责,要比出租车大得多,也比其他网约车平台大得多?

用中国老话来总结,就是“种瓜得瓜、种豆得豆”。

滴滴在蒙眼狂奔、野蛮生长几年后,已经成为了行业第一。估值大幅提升,自然要担当的责任,也必须随之提升。

因此,对滴滴的2019年用一个词语来总结的话,就是“补课”。而要补的内容,则是资本的利益不得击穿商业道德的底线

京东--中年危机

2019年的京东,正在从2018年最难的坑底中走出。

调整首先从组织架构开始。

陷于负面中的创始人,开始低调回归业务,并实施“小集团、大业务”的组织变革,升级了价值观。

年初,京东商城升级为零售子集团,而京东也分为零售、物流、数字科技三大板块。12月,京东也将云、AI、IoT三大事业部合并为“云与AI事业部”。

3月京东CTO离职,随后该职位一直空缺,直到12月,京东集团宣布设立集团技术委员会,取代CTO的功能。

而在管理方面京东也加大力度,实行裁员、降薪和高管末尾淘汰。并表示,不取消配送员的五险一金,但稍微调低了公积金比例;同时取消配送员底薪但大幅提高揽件提成。

在业务方面,京东也开始重视对手

零售方面:3月25日,京东在微信小程序中的京东购物圈开启超级合伙人计划;6月,上线了京东拼购,9月更名为“京喜”,并取代京东购物占据了微信一级入口。并和腾讯续签了三年导流协议。

物流方面:12月,亚洲规模最大的一体化智能物流中心——东莞亚洲一号全面投用。京东智能物流园区达到25座。

京东这一年希望从科技零售企业,向零售科技转变。这个愿望也非常明显,比如在公司写字楼选取方面,刘总最初很喜欢把公司放在偏远处,以吸引真心愿意创业的人。

但事后发现,优秀的人,也是要挑场地、要生活的。

 

于是,在2019年年初,就有消息传出京东以27亿元购买了翠宫饭店,虽然事后证实买家另有其人,但饭店却真真改名为了“京东科技大厦”。

京东的一系列变化,也终于获得了资本市场的认可,股价大涨了70%左右。而回顾京东的2019年,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,就是:中年危机

中年危机的来源是,突发而来的生活、职场、身体等各方面的压力,处处困难。但所幸的是,中年人毕竟有所积累,可以不断腾挪、寻求出路。

而成立近15年的京东,辉煌过、也消沉过,如今正低头迈过沟壑。

小米--预期管理

2019年开年,小米的股价就跌破了去年新低,似乎预示着这一年的艰难。

2月2日,雷军表示,“当前全球手机市场正在经历阶段性的低潮,而我们已经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”。

而小米的准备则是:

一方面,品牌进行了拆分1月11日,红米品牌独立出来,作为小米抗打击肉盾。而小米本阵,则由雷军亲自带队,向高端进军。

另一方面,准备发力5G,早早的和高通合作,预先抢下高通系5G首发。

战略很高瞻,但战术落实却并不顺利。

2月20日,在进军高端第一枪的小米9发布会上,雷军充满自信的豪掷“现货”,保证,要是货供不上,自己去拧螺丝。结果,不到一个月后,小米商城官方就在微博发道歉信称因备货不足,取消小米9 SE及小米9 透明尊享版的开售。

 

而伴随着友商在国内的力推,小米手机的国内销售数量大幅下滑,Q2同比下滑19%,Q3进一步下滑30% 。尽管小米的海外业务、家电(尤其空调)销售都有不错的业绩,但是资本市场还是给出了投票,股价不断新低。

熬到了接近年底,小米终于放了一个大招:红米 k30 ,仅售1999的5G手机。这个定价让大家眼前一亮。尽管依然面临着友商“有本事拿货来卖”的挑战,但资本市场已经有些认同了,股价大涨7%后,逐步上涨。

小米上市后,从极度看好到极度不看好,甚至被揶揄为“年轻人第一只腰斩股票”。而之所以有这种效果,很重要的原因在于:预期管理

小米在此前,无论是产品还是业绩、或者雷总个人的演讲,都给了市场太高的预期。而预期一旦落空,即使做得相对不错,也依然不会被买账。而年底的股价复苏,也恰恰说明,市场不再抱有预期的时候,一点点惊喜,也会被当做大红包。

美团--利益平衡

2019年的美团,闷声发财。

1月,北京商报等媒体报道,外卖平台上涨了抽成,美团最高也上调至22%。

4月初,摩拜单车起步价上调至1元;10月,摩拜再次将北京起步价上调为1.5元。

十一黄金周的第一天,美团酒店入住间夜量突破300万,创造在线酒店预定行业的单日新纪录,几乎占据了行业的一半。

于是,在11月21日,美团公布了三季报,单季度盈利19亿。而美团股价也自年初就开始了上涨,并在年底站上了100元,近900亿美元的市值牢牢站在了中国第三大互联网公司的位置上。

而之所以美团敢于提价、敢于突破新业务,原因来自于三个方面

在货币大环境收紧的情况下,各巨头、各黑马们,烧钱的力度都在减少;各业务线的市场格局也逐步向寡头稳固;王兴团队的作战力仍比较强悍。

依然有许多新领域,等待美团的无限战略切入。王兴的无限游戏,也终于迎来了阶段性的“有限时代”

然而,对于美团而言,并非没有隐患。

之前便不断有舆论指责外卖平台对外卖人员关怀不够,比如缺少五险一金等福利。而12月末,武汉外卖小哥的事件,也再次令社会质疑外卖平台的管理。

然,这些偶发的事件,仍尚未对美团带来压力,但却值得警惕。也许在当下,寻找商家、外送人员、消费者、平台等所有参与者的利益平衡点,比战胜竞争对手更重要。

毕竟,游戏可以无限,但人文关怀必须有底线。

头条--变现存量

2019年的字节跳动,在各个业务方向上都跳得很忙。

海外市场:4月,旗下IM产品Lark在海外首发;10月,TikTok被曝开始高薪挖角Facebook员工;11月,TikTok总下载量已超15亿次。

社交领域:1月发布多闪,5月上线飞聊,7月收购biu校园;

搜索领域:3月,媒体爆料前360搜索总经理已加入字节跳动;8月,字节跳动收购互动百科,头条搜索网页版也同期悄然上线。

教育领域:继2018年推出GoGokid、AiKID,2019年又先后推出K12产品大力课堂、大力小班。而此前被收购的锤子团队,也被盛传在做一款教育类硬件。

游戏领域:2月推出小游戏,3月收购上海墨鹍,6月组建百人团队意在研发重度游戏,10月北上广深杭大规模组建游戏团队。

一系列操作之后,低调的字节跳动,终于把战车开到了百度、腾讯的阵地。而字节跳动敢于同时开火的原因,在内部会议上张一鸣也已经表态:

今日头条卡在1.2亿日活的瓶颈期,如果没有搜索场景的拓展和优质内容,增长空间可能只剩下四千万。

存量市场即将触碰到天花板,于是,字节跳动终于“不装了、摊牌了”:不惧巨头,变现存量。

而字节跳动的做法,也有一些是被迫无奈。曾经,头条用“算法”打败了产品经理,让用户“更爽”,吸引到了增长的流量。

而如今,“好看”、“看点”等产品,也都开始采用算法推荐机制。犀利的武器,一旦成为巨头标配,比较优势也就不再明显了,流量增速自然也开始下降。

大家终于都来到了“算法世界”。

然而,这是一个好事儿吗?

毫无疑问,算法让信息传递、匹配更有效。可以让用户享受全景式、一竿子捅到底的爽感。

然而,这也是个双刃剑。

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些小爱好、小欲望、甚至小恶趣。平时我们端着藏着,偶尔释放一下,无伤大雅。但,如果在代码的驱动下,被不断喂养、不断放大,会产生什么后果呢?

我们想起了一本小说《化身博士》。主人公想体验下坏人,于是晚上喝了神奇药水,变成另个人去放纵;白天又回归谦谦君子。可惜,随着时间推移,他在坏人的体验中越来越爽,即使药效消退,他再也变不回好人了。

这个悲惨的小说结局,值得现实中的我们去深思。

拼多多--真香

2019年的拼多多,是成长的一年。

业务快速发展,也令技术遭遇成长烦恼。1月,平台100元优惠券出现漏洞,被薅了羊毛。两个月后,拼多多便成立了技术顾问委员会,前百度董事会副主席陆奇出任主要负责人。

与此同时,员工人数从2018年底的3600多人,快速增长到了近6000人,其中近4000人都是技术团队。公司的管理压力陡增,而今年也才刚正式上线了OA系统。

在品牌方面,拼多多则在努力摆脱早年low的标签。2月,拼多多继续联合百大品牌,补贴至少5亿元,促进“品牌下乡”。5月,联合品牌方打造一万个“万人拼团”。随后,又推出了iPhone11补贴活动。

虽然拼多多发布2018年年报、2019年三季报之后,都让资本市场吓了一跳,股价大跌。但在11月,股价依然创出了历史新高。

活脱脱的“真香”。

资本市场认可的原因,则是公司用户数的增长,总量达到了5.4亿左右。超越京东的3个多亿,落后于淘宝的近7亿。

拼多多的数据,再次说明: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依然有效。但一份《或活不过三年》的研报,也道出了一部分市场的担忧,当对手开始反扑后,能否抵挡住强大的进攻。

这对于年轻的拼多多管理层而言,依旧是个大挑战,甚至是持久战。

2.明年看什么?(熟读并背诵)

站在2020年的起点,新的一年,这九家公司又哪些值得期待或者值得重视的变化?

百度:既然在C端恢复设置议题的路依然很远,倒不如看一看B端,尤其是无人驾驶、AI领域的业务合作、技术输出。而百度也有一些举措,比如收购了宇信科技的一部分股权,双方在金融AI领域进行合作。

B端的拓展,会成为百度股价的支撑力。

腾讯:2019年是组织变革,2020年则是期待效果。毫无疑问,腾讯在现有领域的地位依然是不易撼动的。而变革,也说明腾讯并没有忽视对手。业务的进展仍需时日。

但是,2020年,也许腾讯每一次架构调整、业务尝试,都会成为股价的催化剂。

阿里:电商、外卖,两场硬仗的形势如何需要关注。电商是阿里的老本行,淘宝直播、聚划算等业务,已经开始推广,“作战”难度相对不大。而外卖方面,饿了么要经历技术、人员两个方面的提升,而且面临颇有竞争力的王兴团队,需要的时间可能会长,强度也会大。

而阿里在芯片方面的进展,也格外值得关注。毕竟这是符合大战略的事情,既有情怀又有市场。

滴滴:在业务已经到了一个稳固地位的时候,公共形象改变可能才是最为关键的要素。

京东:下沉市场的贡献,会成为京东的业务亮点。而数字科技领域的业务突破,则是其转型过程的指示灯。但京东组织架构的调整,管理层的传承,也只是刚刚开始。

小米:当下5G手机的真实出货量,会成为一个观察指标,从而影响公司业务、股价的发展。而其瓶颈依旧在除手机之外,IoT战略所依赖的家电系列的出货量、以及各品类形成的网络。目前看,并没有太明朗的信号。

美团:仍处在四处开疆扩土的路上,而且团队的战斗欲望也正当时。其看点是配送能力拓展到新的“到家业务”(生鲜、药品)之类。

字节跳动:2019年是业务布局,而2020年则是期待爆发。游戏行业是创意驱动,一款爆款就会带来源源不断的收入;而且,也是泛娱乐的领域,和目前已有用户的需求属性相匹配。因此,值得关注字节在游戏领域的进展。

拼多多:引入更多品牌、就会赢得更多信赖;增加更多品类,就能带来更多增长。因此,品牌、品类的扩张,是公司的看点。而一二线用户能否顺利拓展,影响着公司战略位置。

因此,总结来看,百度阿里腾讯“老巨头”们在思考着传承、京东滴滴小米“旧储君”们在探索着再创辉煌、字节美团拼多多“新势力”们依然在开疆扩土、猛烈增长。

表面业务的变化,都聚焦在了一个现象:一家企业的发展,终究是靠着创始人、管理层的资源禀赋、视野格局和执行能力。创始人会退休、管理层会懈怠,因此,保持组织活力,成为了近几年所有互联网公司的重要命题。

格隆汇声明: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,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。特别提醒,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,本文内容仅供参考,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,交易风险自担。

相关阅读

评论